图片资讯
精品案例
联系我们
贵阳碧波私家侦探有限公司
地址:贵阳市文昌路150号
邮编:550002
联系人:张先生
电话:0851-85924200
传真:0851-85924200
E-mail:461136786@qq.com
网址:www.gybibo.com
国外侦探资讯
俄罗斯私人侦探象保安
说明:

私保业在苏联“废墟”上滋生
  俄罗斯的私人保安业屈指算来只有10余年的历史。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社会经历了剧烈动荡。由于处在转型时期,国家法律基础尚待完善,所以无论政界还是商界解决竞争纠纷最通行的办法往往是找个**“私了”,而不是对簿公堂。因此那些有身份、有钱的政客和商人外出时,黑衣墨镜的私人保镖往往是少不了的。另一方面,前克格勃机构因随着苏联解体而解散,一大批安全保卫方面的人才流向社会。正是市场有了这样的需求和供给,上世纪90年代初,私人保安公司和侦探机构便应运而生。
  1993年至1998年,私人保安公司和侦探机构的人数成倍增加,到2003年大约已有1.5万家。目前,全国登记在册的私人保镖共逾30万人,他们手里有十多万件武器。
  通常说来,根据当事人的需求不同,保镖的任务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类是跟在一些暴富的“新俄罗斯人”身后摆摆威风的;第二类是为中产阶级商人和**活动家们避免打劫和敲诈勒索的;第三类是保卫真正需要特殊警卫的“特别重要的要人”的安全。
  当保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一身真功夫之外,还须具备献身精神和良好的安全意识。行家认为,只要有眼有手,人人都能学会射击,但远不是每个人都能随机应变。重要的是学会思考、判断,以得出正确结论,让杀手无机可乘。
  俄罗斯有众多的私人保镖培训中心。跟常人想像有所不同,体能训练在这里居次要地位。成为职业保镖必须要学习的课程是经过俄罗斯内务部核准的,包括法律,射击,徒手格斗,特殊安全技能,心理学和医学基础等,其中射击是必修课。而要学点儿医学知识的原因是,根据俄罗斯法律规定,如果保镖不小心把别人打伤,他还得承担及时医疗救助的责任。在为期5周的培训时间里总共要学习240个小时的课程。最后,通过考试拿到结业证书后,就可以进入私人保镖的行列。与国际标准相比,俄罗斯私人保镖的收费相当低廉:平均每小时15美元,如会外语,则为25美元。
  近两三年来,俄罗斯保镖市场上一些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女性保镖构成了男人帮里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尽管女保镖不如男性更能有效保卫主人安全的弱点有时候确实被非议,但在一些特殊场合,女性保安人员有时显得必不可少。俄罗斯女保镖的一个重要市场是为有钱人家子女充当“保姆”,防止孩子遭人绑架。对那些有钱人家子弟的保镖要求并不高,原则上会使用武器、能徒手格斗和具有天使般的耐心就足够了。这类工作的月薪一般在700~1500美元之间。如果是充当成年女主顾的保镖,工资则稍高一些,可达到每月2000美元。但这类工作比较辛苦,全天候,满负荷,东跑西颠,随时随处需要陪伴在“女主人”左右。据统计,全俄目前有50来个女性私人保镖。
法律滞后让私保业人处境尴尬
  国家杜马安全委员会委员古德科夫说过,现在俄罗斯还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保镖”。俄罗斯保镖协会成立7年以来,一直想让民间的“保镖”职业变得合法化,但直到现在仍处于一种不伦不类的境地。俄罗斯媒体对此曾有这样一番形象的描绘:“如果罪犯什么武器也没拿,而是礼貌地向保镖解释想揍他主顾的脑袋,那么保镖也没有权利使用武器与其斗争,只好徒手进行反抗。”
  在俄罗斯,人们对私人保安机构和私人保镖的活动褒贬不一。俄内务部官员认为,大部分私人保安企业是遵守国家法律的。他们经常与**合作,侦破犯罪案件,维护社会秩序。现在,莫斯科市利用私人保安机构从业人员维护住宅小区秩序的效果不错。但与此同时,大量事实证明,俄罗斯许多凶杀案都与私人保安机构有关。
  利用镖局和私人安全机构对竞争对象施加“强制影响”或者“合法”得到武器的现象使内务部尤为不安。2002年,当时的国家杜马议员阿列克谢·亚历山德罗夫就要求总检察院调查私人侦探非法干涉公民私生活的案件。
  近年来,俄罗斯有关部门一直试图规范、整顿私人保安行业。2003年9月,由15位国家杜马安全委员会议员提交了一份《关于非国家(私人)保安活动及非国家(私人)侦探活动》法律提案。新提案依旧是仅向企业,而非个人提供对人员、货品、场所的保护许可,只有企业才有权利购买公务用**和左轮**。获得工作许可的私人侦探不得佩戴武器。新法案明确了私人侦探在经济纠纷中的作用:澄清拖延还债的原因、确认攫取非法贷款的事实、在破产行为中欺骗商业伙伴等等。新议案规定,私人侦探在参与刑事案件调查过程时,必须在24小时内向有关方面提交行动报告。此外,他还需全程记录自己的行动。
  十几位杜马议员对自己的法律提案深感自豪,认为这将是对俄罗斯业已存在10年的保镖行业的首次确认。总体说来,俄紧急情况部和联邦安全局对此表示支持,但又各有担心。前者的顾虑是,受私人保镖、私人侦探报酬丰厚的吸引,国家强力部门可能会遭遇人才大量外流的威胁;后者则坚持必须在法律提案中加上一项条款:不允许私人侦探在办案时利用国家有关部门的涉案材料。内务部及总统事务管理局等多数政府部门则对提案表示异议。他们担心,私人保安可能会对公民权益构成危害,如对公民人身、物品、汽车等进行搜查,而按照法律,只有国家有关部门才拥有这种权利。
  那么,私人保安业内人士如何看待“法律基础”的问题呢?俄罗斯保镖协会主席德米特里·法那烈夫认为,如果新法案获得通过,将会使保安服务市场趋向“文明”,私人保镖的权力和责任都能得到确定。
  然而,对于绝大多数私人保安从业人员说来,国家如何制定法律基础与他们并没多大关系。一位名叫谢尔盖·苏达尔金的私人保镖的一席话很有代表性:“我根本就没有什么许可证,我也不受哪个保安公司的支配。任何一个私人侦探都是在边缘游走,时不时要跨越法律,不然,他就无法完成自己的职业责任。再说,如果办许可证,成本就高多了——赚钱要通过会计,要付税,等等。”
  由此可见,如何使私人保安行业规范化,合法合理化,对于俄罗斯立法机构、执法机构来说都是一个难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贵州私家侦探

 
联系电话:0851-85924200 传真:0851-85924200
版权所有:贵阳碧波私家侦探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贵阳市文昌路150号